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定向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并下调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5年6月28日起有针对性地对金融机构实施定向降准,以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促进结构调整。(1)对“三农”贷款占比达到定向降准标准的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2)对“三农”或小微企业贷款达到定向降准标准的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外资银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3)降低财务公司存款准备金率3个百分点,进一步鼓励其发挥好提高企业资金运用效率的作用。

同时,自2015年6月28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以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其中,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4.85%;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其他各档次贷款及存款基准利率、个人住房公积金存贷款利率相应调整。(完)

 

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调整表    
     
  单位:%  
  调整后利率 调整前利率
一、城乡居民和单位存款    
(一)活期存款 0.35 0.35
(二)整存整取定期存款    
          三个月 1.60 1.85
          半 年 1.80 2.05
          一 年 2.00 2.25
          二 年 2.60 2.85
          三 年 3.25 3.50
二、各项贷款    
          一年以内(含一年) 4.85 5.10
          一至五年(含五年) 5.25 5.50
          五年以上 5.40 5.65
三、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    
          五年以下(含五年) 3.00 3.25
五年以上 3.50 3.75

Advertisements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并扩大存款利率浮动区间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5年5月11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5.1%;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25%,同时结合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的1.3倍调整为1.5倍;其他各档次贷款及存款基准利率、个人住房公积金存贷款利率相应调整。(完)

 

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调整表    
     
  单位:%  
  调整后利率 调整前利率
一、城乡居民和单位存款    
(一)活期存款 0.35 0.35
(二)整存整取定期存款    
          三个月 1.85 2.10
          半 年 2.05 2.30
          一 年 2.25 2.50
          二 年 2.85 3.10
          三 年 3.50 3.75
二、各项贷款    
          一年以内(含一年) 5.10 5.35
          一至五年(含五年) 5.50 5.75
          五年以上 5.65 5.90
三、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    
          五年以下(含五年) 3.25 3.50
五年以上 3.75 4.00

Lee Kuan Yew – From Third World to First

读李光耀《从第三世界到第一世界》摘记。

We were careful not to squander this newly gained trust by misgovernment and corruption. I need this political strength to maximise what use we could make of our few assets, a natural world-class harbour sited in a strategic location astride one of the busiest sea-lanes of the world.

If we were a soft society then we would already have perished. A soft people will vote for those who promised a soft way out, when in truth there is none.

The first was to leapfrog the region, as the Israelis had done…we had to link up with the developed world – America, Europe and Japan – and attract their manufacturers to produce in Singapore and export their products to the developed countries…All it (Singapore) had were hardworking people, good basic infrastructure and a government that was determined to be honest and competent. If MNCs could give our workers employment and teach them technical and engineering skills and management knowhow, we should bring in the MNCs.

The second part of my strategy was to create a First World oasis in a Third World region. If Singapore could establish First World standards in public and personal security, health, education, telecommunications, transportation and services, it would become a base camp for entrepreneurs, engineers, managers and other professionals who had business to do in the region. This meant we had to train our people and equip them to provide First World standards of service.

We had one simple guiding principal for survival, that Singapore had to be more rugged, better organized and more efficient than others in the region. If we were only as good as our neighbours there was no reason for businesses to be based here. We had to make it possible for investors to operate successfully and profitably in Singapore despite our lack of a domestic market and natural resources.

If there was one formula for our success, it was that we were constantly studying how to make things work, or how to make them work better. I was never a prisoner of any theory. What guided me was reason and reality. The acid test I applied to every theory or scheme was, would it work? This was the golden thread that ran through my years in office. If it did not work or if the results were poor, I did not waste much time and resources on it. I almost never made the same mistake twice and I tried to learn from the mistakes others had made.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并扩大存款利率浮动区间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5年3月1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5.35%;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5%,同时结合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的1.2倍调整为1.3倍;其他各档次存贷款基准利率及个人住房公积金存贷款利率相应调整。(完)

 

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调整表    
     
  单位:%  
  调整后利率 调整前利率
一、城乡居民和单位存款    
(一)活期存款 0.35 0.35
(二)整存整取定期存款    
          三个月 2.10 2.35
          半 年 2.30 2.55
          一 年 2.50 2.75
          二 年 3.10 3.35
          三 年 3.75 4.00
二、各项贷款    
          一年以内(含一年) 5.35 5.60
          一至五年(含五年) 5.75 6.00
          五年以上 5.90 6.15
三、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    
          五年以下(含五年) 3.50 3.75
五年以上 4.00 4.25

读密尔《代议制政府》

强烈推荐,年度最佳

《代议制政府》,J. S. 密尔著,汪瑄译,商务印书馆,1982年6月第1版

摘录一下主要观点吧。除非特别说明,以引文为主。

政治制度是发明创造和自然产物的结合体。一国人民的根本的政治制度是从该国人民的特性和生活成长起来的一种有机的产物,是他们的习惯、本能和无意识的需要和愿望的产物;但是,人们仍然有办法先明确政府所须促进的目的,然后研究什么样的政府形式最适于实现这些目的,并不断在人民认同的基础上推进政府形式的改变。

好政府……其中主要的、超越其他一切的是组成作为统治对象的社会的那些人的品质。好政府的第一要素既然是组成社会的人们的美德和智慧,所以任何政府形式所能具有的最重要的优点就是促进人民本身的美德和智慧。

代议制议会的适当职能不是管理,而是监督和控制政府:把政府的行为公开出来,迫使其对人们认为有问题的一切行为作出充分的说明和辩解;谴责那些该受责备的行为,弹劾相关的人员。此外,议会还有一项职能,其重要性不亚于上述职能:它是这样一个舞台,在这舞台上不仅国民的一般意见,而且每一部分国民的意见,以及尽可能做到国民中每个杰出个人的意见,都能充分表达出来并要求讨论。这样一个场所本质上就是任何地方所能有的最重要的一种政治制度和自由政府的头等好处之一。

积极作为的代议制政府需要警惕的两种弊病是:第一,议会中的普遍无知和无能;第二,有受到和社会普遍利益不同的少数利益影响的危险。后者也就是常说的多数人暴政,是代议制弊病的重中之重。

历史上凡是在管理事务中以持续的智力和魄力著称的政府一般都是官僚政治。它积累经验,经过反复试验和充分考虑而获得传统准则,以及为实际管理事务的人们准备适当的实际知识。但是,官僚政治的天然弊病是例行公事和腐败。

在提高工资,限制劳动力市场的竞争,对机器课税或加限制,以及可能节约现有劳力的一切改进——或许甚至保护本国制造者以抵制外国工业——等方面的立法尝试,是进行统治的体力劳动者多数的阶级利益感所产生的极为自然的结果。有人会说,所有这些事情都不符合人数最多的阶级的“真正”利益。但是,作为对他们的行为的重要考虑的,不是什么是他们的利益,而是他们认为什么是他们的利益人们做一件事或不做一件事的利益,不决定于任何外部情况,而决定于他是什么样的人

密尔支持黑尔(黑尔提出的很多选举原则,直到今天也仍然在被采用)提出的比例代表制,以确保即便是少数也在议会中有相应的代表。

只有通过政治讨论和集体的政治行动,一个被日常职业将兴趣局限在他周围的小圈子的人,才学会同情他的同胞,和他们有同感,并自觉地变成伟大社会的一个成员。

密尔支持选举权原则上应对所有人开放。但他认为任何不会读、写以及不会做普通的算术运算的人参加选举是完全不能允许的。他也认为,不交税的人,通过他们的投票处置他人的财产,就很有可能造成浪费而不会想到节省,因此不应该有选举权。同理他反对破产者和领取社区救济的人拥有选举权。

密尔也支持复数投票权,即给予智力上优越的群体以更高的投票权重,以保证代议制政府的智力能力。但他同时建议这种权重的提高不能使享有智力特权的人可以用它来压倒社会中所有其余的人。密尔不认同平等投票,“因为它承认一项错误标准,并在投票者心中产生坏影响。国家的宪法宣布无知有资格享有和有知一样多的政治权力,不是有益而是有害的。”

代表公众的民主议会的缺点就是公众本身的缺点,即缺乏特殊训练和知识。适当的补救方法就是使它和一个以特殊训练和知识为其特点的团体联合在一起。如果一个议院代表舆情,另一个就应代表经过实际公共服务的检验和保证并经实际经验加强的个人美德。如果一个是人民的议院,另一个就应该是政治家的议院。

所有政府官员中,最不应该由人民选举产生的是司法官员。真正对法官的审判程序实行有效控制的,不是社会一般的舆论,而是他自己法庭上的有关人们。支持一般公众以陪审员身份实际履行一部分司法职务。

密尔极其推崇实际上的科举制度和应试教育来培养普通公务员。“考试应该是竞争性的,任命的应该是考试成绩最好的人。这样考试将鼓励每个人尽力而为,而且在全国都会感受到这种影响:提供在这种竞争中名列前茅的学生就成了每个教师的雄心勃勃的目标和成功之道;几乎没有任何其他方法国家能这样大大提高全国教育机关的质量的了。”

地方机构承担着教化民众的关键职责。有人认为,应放任他们按照自己的见解管理地方事务,不管他们的见解是怎样不完全。作者不同意。将无知者和无知者放在一起,如果他们想要知识,就让他们在毫无帮助的情况下摸索前进;如果他们不想要知识,就只好让他们没有知识,这不过是一种贫乏的教育。所需要的是如何使无知者自己意识到无知,并能从知识得到好处;使只知道例行公事的人习惯于按照原则行动,并感觉到原则的价值;教他们比较不同的行动方式,并学会运用他们的理性区别出什么是最好的。

Excel双坐标柱形图

发现网上关于双纵坐标柱形图的技巧偏重步骤而没有讲原理,这里记录一下目前测试下来的体会。

基本上可以认为,在Excel柱形图里面,使用双坐标轴的两套数据使用同一个横轴中间点。而使用同一坐标轴的数据按照横轴中间点并排显示。所以,如果数据A使用主轴,数据B使用辅轴,两个柱形会重叠在一起。如果数据A、B使用主轴,数据C使用辅轴,A和B会并排显示,而C的柱形会重叠在A和B的柱形的正中。依此类推。

因此,要让使用主轴的数据A和使用辅轴的数据B并排显示,需要在数据A后面加一个使用主轴的伪数据C,A和C的柱形并排显示,A在左;在数据B的前面加一个使用辅轴的伪数据D,D和B的柱形并排显示,B在右。就可以了。

同理,如果要实现使用主轴的数据A和使用辅轴的数据B、C并排显示,需要在数据A后面增加两个使用主轴的伪数据列,在数据B前面增加一个使用辅轴的伪数据列。在数据菜单里就可以手动添加。必要时可以调整伪数据列的数值和填充、边框模式使伪数据列不显示。

上面这个讨论,是在所有的重叠比例为0的缺省设置下进行的。网上有些方法会调整重叠比例和分类间距来达到双坐标并排显示的效果,但是那样操作很复杂,而且最后的并排显示可能不是在横轴的中间点对齐的,效果不好。

如果确定要调整重叠比例和分类间距参数,它们的意义分别是:重叠比例是使用同一个坐标轴的数据柱形之间相互覆盖的比例。100%时完全重合,-100%时前一个柱形的右侧距离后一个柱形的左侧刚好是一个柱形的宽度(所以两列数据时这个间隔是横轴宽度的1/3)。分类间距是从第一个横轴宽度上最右边的数据柱形的右侧距离第二个横轴宽度上最左边的数据柱形的左侧相对于横轴宽度的倍数。0%时两者密集并排,100%时则刚好相距一个柱形的宽度。如果重叠比例和分类间距都是100%,就会看到所有的数据列以同等宽度显示并且相距都是一个柱形的宽度。

中国创新不足吗?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教授 朱天 为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撰稿

中国的创新不足一直以来被当作既成事实而为人诟病。在网上随便搜索一下“创新不足”四个字,就可以看到铺天盖地的文章或发言批评中国创新不足的现状,痛陈中国创新不足的种种原因——无外乎是体制的弊病或者文化的缺陷,警告创新不足将拖累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

确实,我们生活中几乎所有的用品都可以说是西方发明的。很多高科技产品和设备虽然是中国制造,但是核心技术却是发达国家的。我们用的苹果手机也是中国生产的,但中国的附加值只是整个手机价值的零头。中国有数十万从事基础研究的科学家,但年年的诺贝尔科学奖都与中国无缘;而瑞士这个只有几百万人口的小国却出过二十多个诺贝尔科学奖成果。

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创新确实非常不足!但是,少有人想到,这样的比较可以用到世界上所有发展中国家身上——不只是中国创新不足,巴西、墨西哥、土耳其这些人均收入高于我们的发展中国家的创新甚至还要不足,更不用说其他更为落后的发展中国家了。事实上,不只是中国本土没有产生过诺贝尔科学奖成果,可以说所有发展中国家本土都没有产生过。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之下的创新不足不是中国所特有,而是全世界所有发展中国家的特征。这样的创新不足显然不是简单的体制问题,更不可能是文化问题,毕竟世界上约140个发展中国家的体制和文化是千差万别的。

拿一个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简单地相比意义不大。根本不用比,一定差距很大。如果要质问为什么中国(或者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相比创新不足,就等于质问中国(或者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为什么还没有成为发达国家。对于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关键的问题不是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有多大,而是这个差距有没有在缩小,缩小的速度快不快,国家创新体系的效率高不高。

虽然很多中国人对自己国家的创新水平和能力评价很低,但是由权威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联合美国康奈尔大学和欧洲管理学院(INSEAD)共同发布的“全球创新指数”(Global Innovation Index,或GII)却没有低估中国的创新能力。在其最新的2014年国家创新指数排行榜上,中国位居第29名,排到了意大利和葡萄牙等欧洲发达国家的前面,而排在中国前面的全部都是远比中国发达的高收入国家。显然,根据这三家机构的评价标准,中国是所有发展中国家创新能力最强的,超过很多人均GDP高于中国的中上收入国家,更是将其他发展中国家远远抛在后面。

衡量一个国家科技创新水平和能力的常用指标有专利申请数、科技论文的数量、研发的投入及科研人员的数量等,不只是看总量,还要看人均数量。在将中国与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相比之后很容易看出,无论用什么指标,中国的创新水平和能力与发达国家的距离都在快速的拉近,与所有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的创新水平及上升的速度都遥遥领先。

首先以发明专利的申请数为例,中国在2012年首次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位。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因为就在2002年,中国的专利申请总数还不到2012年的10%,世界排名第七。专利申请总数第一当然不说明中国现在已经成了世界上最具创新力的国家,其实还差得很远。因为中国也是人口最多的国家,所以按人口平均以后的专利申请数中国就比发达国家落后多了。中国每百万人口专利申请数大约只有韩国和日本的10%,不到美国的30%,也显著低于英法德等其他主要发达国家。但是另一方面,中国的人均专利申请数已经超过、甚至大大超过了多年来发展水平一直高于我们的国家,包括曾经的超级大国俄罗斯、东欧大国波兰以及中上等收入的发展中大国土耳其、巴西和墨西哥。中国的人均专利数更是数十倍、甚至数百倍于发展水平低于中国的所有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国家。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的专利数量虽多,但质量可能不高,尤其是在国内申请的专利。不过,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认为,虽然各国专利法不尽相同,但所有国家授予的发明专利都必须满足相似的标准,即必须是新颖的、非显而易见的及有工业应用性的。

中国在国际上申请的专利是由外国的专利机构审核的,所以也许国际专利的申请在质量上更有可比性。申请国际专利的一个主要途径是通过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管理的专利合作协议即PCT(PatentCooperationTreaty)这个平台。从每百万人口PCT国际专利申请数来看,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很大,不到美国的10%,但是超过比我们更发达的俄国、波兰和土耳其,更是大大超过其他发展中国家。事实上,中国的中兴和华为两家公司已经是PCT国际专利申请数名列前茅的公司,进入了世界前三名的行列,这在十年前是不可思议的。

图1.发明专利申请数增长情况的国际比较:1992-2012

china_innovation

数据来源: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数据库。

虽然中国的创新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但是已经超过所有其他发展中国家。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的创新水平与发达国家的距离正在快速的缩短。在最近十年里,中国的国内和国际发明专利申请数及授权数的年复合增长率都接近甚至超过30%,是全世界最快的,不只是远远快过发达国家,也同样快过其他发展中国家。从图1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1992年时,中国的专利申请数与印度和拉美加勒比地区(指该地区全部国家申请数之和)相比是处于同一个数量级的,但二十年后,中国的专利申请数超过了欧洲(全部欧洲国家申请数之和)、美国和日本,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专利申请数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却没有明显地缩小。还可以看出,中国专利申请数在2002-2012十年间的增长速度要大大快于1992-2002的十年。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中国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向创新型经济的迅速转型。

专利是创新活动的产出,研发支出和研发人员则是创新活动的投入,也是一个国家创新能力的指标。发达国家的研发支出占GDP的比重是最高的,研发人员在总人口中占的比例也是最高的。中国的研发人员占比虽不到发达国家的1/3,但已明显超过其他发展中国家。中国的研发支出占比一直在快速上升,与发达国家水平愈益接近,已经远高于其他发展中国家。当然,研发支出的大幅增加并不必然是好事,如果创新体系效率很低,支出的增加不一定会带来相应的创新产出的增长。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提供了一个指标来衡量国家创新体系的效率,就是每百万美元研发支出所带来的发明专利的申请数。用这个指标衡量,中国的创新效率一直在不断提高,超过主要发达国家的水平,与效率最高的韩国已经非常接近。

技术创新离不开基础的科学研究,科学研究的水平决定了技术创新的潜力和后劲。科学论文发表数是衡量一个国家基础研究水平的主要指标。根据最权威的“科学引文索引”(ScienceCitationIndex或SCI)及“社会科学引文索引”(SSCI)数据库的信息,中国已经成为在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数量第二多的国家,仅次于美国。从人均论文数量来看,中国还不到美国的10%,但已经超过几乎所有发展中国家,包括人均收入高于中国的拉美国家。更加重要的事实是,发达国家发表的科学论文总量在2001-2011十年间没有太大变化,而中国论文的数量增加了3倍多,年增长率超过15%,远远高于其他发展中国家。

有人可能会说,光数量多没有用,也许中国作者发表的论文质量更低呢。这个可能性当然存在,但是首先,上面所说的论文都发表在质量相对较高的国际学术期刊上;其次,论文的数量其实是质量的基础,两者是高度正相关的。中国的人均论文数量明显低于发达国家,平均质量可能也会低一些;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的数量又显著高于其他发展中国家,质量绝对不会比他们更低。

引用率是衡量科学论文质量的重要指标。汤森路透集团最新的研究报告《世界上最有影响的科学头脑:2014》(TheWorld’sMostInfluentialScientificMinds:2014)公布了2002-2012年间全世界在SCI和SSCI期刊上发表高引用率论文(指同一领域和同一发表年份的论文中引用率在前1%的文章)数量最多的约3000名作者的名单。中国(不包括港澳台地区)有112位这样的高引用率作者,数量上仅次于美国、英国和德国,超过了日本和法国,更是把俄国远远甩在后面。从人均数来看,中国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相差还很远,但是遥遥领先于其他发展中国家。其实,最前沿的基础研究从来都是发达国家的游戏,令人惊讶的不是为什么发展中国家没有多少世界领先的科学成果,而是为什么作为一个人均收入还处于世界中等水平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已经拥有相当数量的世界级学者。

所有关于中国创新不足的流行观点大概都犯了简单类比的错误,即只是将中国与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相比或者将现实与某种理想状况相比。简单的类比很容易让人得出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乃体制所造成的结论。可是,中国过去十年里在政治、经济和科教体制上并没有发生什么根本性的变化,却在基础科研和技术创新上取得了空前的进步。虽然中国的各种体制有太多的不尽人意之处,但显然没有影响到国家科技创新水平的快速崛起。即使可以将发达国家的制度立即照搬到中国,也很难想象我们的进步还能够更快。

如果以为只要有一个“好的”体制,一个发展中国家的科技创新水平就可以迅速赶上发达国家,那就把科技进步想得太简单了。若真的只是体制问题,我们就不能理解为什么全世界一百多个发展中国家没有一个通过体制变革而成为领先的创新型国家。事实上,中国已经是所有发展中国家中创新水平最高、也是全世界创新能力增长最快的国家,难道说中国拥有世界上最佳的创新体制吗?这大概不会是相信体制决定论的人所希望得到的结论。

简单的类比也容易让人将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归结为文化上的缺陷,好像中国文化天然不利于创新。殊不知这种差距非中国所特有,而是文化各异的所有发展中国家(包括一直比中国富裕的中上收入国家)的特征。如果中国文化真的不利于创新,怎么解释二十年来中国创新水平举世无双的进步速度呢?

对于技术创新的研究者来说,真正有意思的问题不是为什么中国创新还很不足,而是为什么中国的创新力在过去二十年的增长远远快过世界上所有国家,尤其是其他发展中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