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Strive for a Brilliant China

2014年01月25日

厘清风险,金融才好服务实体经济

Filed under: 金融 — L. @ 17:01

各类理财产品的出现推高了整个市场的利率水平。有人觉得,这反映了真实的市场利率。并非如此。人们对大量的理财产品、信托、票据的追捧,实际上基于对隐性担保的信心。如果风险完全被揭示,并严格由投资者承担,那么这类产品的投资者会减少,部分产品的收益率可能要飙升到更高,但更多的资金将转移到风险更明确更清晰的市场里来,真正的无风险利率应该下降。

当下的市场环境创造了一个优不胜劣不汰的投资者群体。对风险了解比较清楚的投资者,很难决定去投资某些信托产品,或者是连标的都不清楚的资产池产品,因为很多这类产品的投资方向是非常宽泛的,投资者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承担了什么风险。反而是相当一部分不在意这种白纸黑字的契约,只相信“银行卖的就不会让我亏本”的投资者,在这几年的理财热中获取了高收益。

这并不是说,产品的提供商完全没有责任。在明确风险的产品中,提供商有义务确保风险是按照产品说明书的描述如实切割的。投资者只承担他在产品说明中了解到的风险,既不能多,也不能少。因此,像抵押物、受益权等,必须明确验证存在,可执行,以确保在不利情况下维护投资者的利益。因为投资者可以对投资标的做判断,但不可能对每一笔具体资产是否有效的法律细节做核查。中诚信托最近的事件,主要矿权资产不能确认,不能变现,就是事前风险切割未能尽责的结果。

信托等产品的收益率,实际上反映的是市场中相当一部分急需资金,却无法从正常的银行渠道得到贷款、无法发债、无法发行其他融资工具的借款人所愿意支付的利率(扣除各种中间费用)。这种利率天生是偏高的。或者,某些这样的借款人对利率是完全不敏感的。明确这背后的责任,是让资金市场回归正常秩序的关键之一。抽去各种形式的隐性担保,让投资者自负其责,真正的实体经济才能够以合理的价格得到资金。风险不清,我们就会纵容资金运用层面的优不胜劣不汰。

中国市场的相当一部分“金融创新”是为了规避监管,例如贷款额度的限制。通过“创造性地”提供贷款,有人觉得银子银行在某种意义上支持了实体经济。我对此持保留态度。能够长期付出高利率进行融资的行业主体,有多少是亟需支持的中小企业等“实体经济”尚未可知。而且,规避监管大多伴随对风险控制的忽视。以不透明的方式增加系统风险,不符合实体经济的利益。为避免短期的冲击,我赞成在明确各类影子银行系统的风险的同时适当提高贷存比,特别是对中小银行。银行在正常的资本金、授信、拨备、资产负债表等各方面约束下透明地提供融资,风险要可控得多。

监管者对系统风险负有责任。两难的处境的确存在:一边管得过紧,会被指责阻碍创新;一边放任不管,风险马上就像滚雪球一样放大。在我看来,解决两难可以依靠一个原则:定性的问题可以观望保持慎重,技术的问题坚决迅速严肃处理。现有规定哪些业务出表,哪些业务不计提,市场参与者钻了空子,研究清楚把漏洞补上就是。但是风险控制上的技术问题没有空子可钻。中诚信托事件中,信托资产没有尽职确权(这是信托最基本的技术含量所在),风控缺失无可辩驳,不管最后是不是刚性兑付,都应该处罚整改;银行从事资产池业务,如果产品到期资产却不到期,投资者还不承担市价风险,那就是银行在承担风险,这样的产品不可能允许出表,甚至不应该被销售,无论是否造成实际损失,风控缺失应该追责;同样的,银行对出表业务提供回购担保,银行为票据背书却不计入授信及资本计提,银行未能反映返售资产合约的风险,网络P2P贷款为本金提供担保而不顾资本金只是贷款总额的极小百分比(简单的说,只要稍有违约,提供担保的公司本身就不存在了),种种问题,不论定性上是否违规,从风险管理的技术层面都是有缺陷的,至少要按照风控缺失对机构进行处罚。这些都是基本的商业逻辑,用常识就可以判断。

基本上,所有这些创新,如果风险控制的技术问题做到位了,风险归属厘清了,即便是法规条文上一时有空白,出现系统性风险的概率也极低。而且规模很快会受到各种约束条件的限制。监管者如果长期对这种明显可以判断的风控缺失没有作为,结果必然是让粗糙的风控淘汰了尽职的风控,让莽撞的金融机构淘汰了谨慎的金融机构,这是金融中介系统的优不胜劣不汰。

有些市场评论倾向于把所有的问题揉在一起,一说就是整个影子银行系统必须刚性兑付,否则就是金融风暴,而不去区分每个个案具体的特点,谁的风险,如何控制,是否揭示,如何运作,是否尽责,这是不恰当的。每个个案的责任何在都不可能相同,尽职与不尽职必须有区别。只有裸泳的才会把每次退潮都说成是大海啸来临的前奏,因为只有那个时候穿不穿裤子才没有区别(其实也不然,看看金融风暴里谁被收购谁收购别人,就知道,能不能把风险管住,差别太大)。

最后到中诚信托的事件里来,首要的是按照合约规定履行职责。合约之外,偿付与否,只要各方的股东能同意,是各自的商业行为,代表个案而不代表通例。监管层需要做好充分准备甚至沟通,防止市场的误读。就我而言,不会因为工商银行在此案里不赔付就不存钱到工商银行或者不买他们家的产品,恰恰相反,我会因为他们敢于打破隐性担保、坚持合约和法律,而对中国金融市场更有信心。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通过访问 WordPress.com 创建免费网站或博客.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