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Strive for a Brilliant China

2011年12月5日

读书:亚洲教父:香港、东南亚的金钱和权力

Filed under: 经济, 金融, 圖書, 新闻与政治 — L. @ 19:34

非常值得推荐的一本书,对东南亚地区各国的政治和经济状况都有很多第一手的描述。其基本观点包括:

– 东南亚的经济使政治权贵和经济权贵之间关系的产物。政治精英在国内服务业赋予经济精英垄断性的特许经营权,经济精英与政治主人分享经济利益,却不对其政治势力构成威胁。这种合作关系超越种族,并极具生命力;

– 大亨的垄断本身是政府政策的产物,而大亨们只是适应能力特别强而已。他们积聚了大量个人财富,但对科技进步、鼓励创新、提高增长几乎没有什么贡献;

– 经济利益牢牢控制了政治体制,几乎不会因为确实出现的政府变换而受到影响。

尽管这些地区都有着一定程度的民主制度,但它们的经验似乎表明:民主实验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传统的社会结构。在一个本身缺乏公民和权利意识的土地上,仅靠外来的力量建立起一套表面上的民主制度是缺乏根基的,并不能等于从此就万事俱备,必然带来国家的进步和发展。东南亚是如此,中东的某些地区也是如此。反之,国家的发展是否必然催生公民意识的觉醒,从而引导不同的国家各自走上形不同而神似的民主法制的道路呢?如书中所说,在19世纪的欧洲、美国和日本,来自底层的缓慢但一致的大众挑战推动了政治生活,并通过联合,迫使大型企业前进。东南亚,乃至中国,是否会有同样的过程?

其他的观点和体会包括:

– 书中提到,1960年印尼发生对华人的迫害,中国政府从印尼接回了大约13万名华侨,与某些宣传中中国对印尼的种族屠杀不闻不问是不一样的。

– 大亨们虽然拥有规模企业,且又有资金,却极少对出口感兴趣。原因很简单,出口是一项全球竞争的商业活动。大亨们擅长的是获取本地服务业的特许经营权。

– 在大亨们对经济控制过于紧密的地区,媒体的监督被大大削弱了,因为大亨们对媒体广告的控制足以令反对者销声匿迹。与银行业一样,具“系统重要性”的公共媒体应接受特别的监督,披露其主要收入来源,并限制其赖以生存的收入中过大的比例来自于同一个控制人。

– 非竞争性的核心现金流是大亨们商业帝国的基石。所谓护城河,就是比别人有多错一次的机会。

– 尽管东南亚的经济体制是腐败的,但它也比那种掌权者也想牟取商业租金的社会体制有效。

– 银行业的开放必须谨慎推进。尽管许小年等我十分尊重的学者都主张对银行业“去除管制”,但东南亚很多国家的经历表明,开放是必要的,但监管也必须到位。特别是,如何防止大股东通过银行掏空居民储蓄,而从事自己的关联业务,或向不值得贷款的投资项目提供资金。对银行的股东构成和比例应该有所限制(书中提到,东南亚最成功的国际企业汇丰银行最大的股东持股不超过1%。不过这可能是较早的情况,根据最新的年报,BlackRock等机构持有超过5%的汇丰银行股票),对贷款的去向也应该有规范。即便是完全以自身盈利为目的的银行,因为其复杂性和高杠杆,适度的监管也必不可少。

– 所有这些国家真正证明了的是,民主有许多种特点,它只是运行中的自由政体的一个组成部分,而自由政体要求有独立有效的司法部、警力、行政部门和中央银行……东南亚没有提供什么民主失败的教训,它提供的是有关让民主运行起来的复杂性的许多教训。

Advertisements

2条评论 »

  1. 在你的blog中终于发现一篇有点意思的。

    条评论 由 LianQiao — 2012年01月9日 @ 17:25

    • 大家都有意思才是真的有意思…

      条评论 由 L. — 2012年01月13日 @ 23:07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