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Strive for a Brilliant China

2011年10月2日

社会契约论初读笔记

Filed under: 新闻与政治 — L. @ 23:55

算是国庆献礼吧。希望我们有一个富强、民主、文明的中国。

第一遍读完,必须承认仍然有很多地方看不大懂,所以这里仅仅是总结一些我个人初步的看法,希望对我们理解民主等观念的实际意义有所帮助。

如其译者前言所说,该书的重点是:第一,自由平等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权利;第二,主权在民,政府是人民自由意志的产物,人民有权废除违反自己意愿的政府。这两点就其原则而言,应该是广泛接受的,没有异议。

但是,与有的人们狭隘地认为民主就是一切靠投票少数服从多数不同,所谓的社会契约,对公权与私权的界限有明确的认知。最根本的社会契约一定是全体一致同意的(或者假定曾经有过这样一次全体一致的同意),否则就无法确认“少数人要服从多数人的抉择”这一义务本身的合法性。每个人必须是同等地把他所拥有的一部分自由交付契约来约束;而一旦契约被违反,他也就获得了让自己恢复他所交付的那部分自由的权利。

那么,在现实中,如何确认根本的社会契约是得到全体一致的同意呢?这可能是某些国家入籍或成人宣誓的由来。作者的意见是,在国家成立以后,居留就构成为同意。前提是,在一个自由的国家里。否则的话,“家庭、财产、无处容身、生活的需要以及暴力等等,都可以不顾一个居民的意愿如何而把他滞留在国内;这时候单凭他的居住,就不再能断定他是同意契约的了。”他甚至明确地主张:“每个公民都应当在行政官的面前进行这种信仰宣言的宣誓,并且正式地承认其中的一切教条。如果有人不承认,就应该把他遣送出境,但是他可以安然带走他的全部财产。”

建立并同意这样一个社会契约的社会全体在翻译中称为主权者。“社会公约所赋予主权者统治臣民的权利,决不能超出公共利益的界限之外”。因为根本契约必须是全体一致同意的,所以主权者不可以针对个人或群体提出特定的要求。也就是说,就算是全国除了你之外的所有人都同意把你的财产充公,如果你没有触犯某一项你自己也曾经同意过的基本契约和法律的话,他们是没有权利这么做的。基本契约和它的延展,在我看来就是所谓立法的过程。所以任何“民主”的决议,更不用说任何政府的行为,都必须在契约或者法律的框架下进行。我认为这是蕴含在原作中的非常重要的思想。

原作认为,对于具体的社会规则而言,人民全体并不是最合适的“立法者”,因为规则的制订需要一种“能够洞察人类的全部感情而又不受任何感情所支配的最高的智慧”。立法者既不是行政者,也不是主权者。号令人的人不应该号令法律,号令法律的人也不应该号令人。否则他的感情和私欲将损害他的公正和远见。

不仅如此,立法必须考虑到各国人民的实际情况——这是非常具有实践意义的洞见。尽管自由平等是普遍接受的价值观,其具体的法律实施并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模式。用作者的话说,“明智的创制者也并不从制订良好的法律本身着手,而是事先要考察一下,他要为之而立法的那些人民是否适宜于接受那些法律。”

卢梭对于君主制也有与常人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合法的君主制并不是专制政体;凡王权得自主权者的人民并且是合法地加以运用的,就是合法的君主制,这种君主制本身就是共和制的。”

因为主权者除了立法权力之外没有任何别的力量,而法律必须是公意的正式表示,所以唯有“当人民集合起来的时候,主权者才能行动”。人民集会的形式是保障主权者权力内涵的关键。人民“必须有固定的、按期的、绝对不能取消或延期的集会,从而到了规定的日期人民便能合法地根据法律召开会议,而不需要任何其他形式的召集手续。”“只要是各个等级(的人民)在集会,元老院或者国王就很难压制或者篡夺立法权威。”

作者本人是非常推崇邦联制的,他认为这是“唯一能结合大国和小国的一切优点的政府”。美利坚合众国成立时,似乎从中获取了很大的启发。大国的其中一项不便,“这种不便会使自由极其难于保持——就是立法权自己无法直接表现出来,而唯有通过代议制才能行动。代议制固然有利有弊,但毕竟是弊多利少。立法者的共同体是不可能被腐蚀的,但却易于受欺骗;它的代表是不容易受欺骗的,但却易于被腐蚀。”

为了防止政府篡夺立法者的权力,作者建议,立法者的集会应该永远以两个提案而告开始;这两个提案绝不能取消,并且要分别地进行表决。

第一个是:“主权者愿意保留现有的政府形式吗?”

第二个是:“人民愿意让那些目前实际在担负行政责任的人们继续当政吗?”

 

其它一些精彩的话:

强力造出了最初的奴隶,他们的怯懦则使他们永远当奴隶。

强力并不构成权利,而人们只是对合法的权力才有服从的义务。

以制订法律的人来执行法律,并不是好事;而人民共同体把自己的注意力从普遍的观点转移到个别的对象上来,也不是好事。

(政府)不再按照法律管理国家而篡夺了主权权力……在大的国家之内就形成了另一个仅只是由政府的成员所构成的国家,这个国家对于其余的人民来说,就只能是他们的主人,是他们的暴君。

行政权的经常转手,可以防止一切制度之被人篡夺。

Advertisements

一条评论 »

  1. 我前几天就在想,过去几乎每个国庆你都会在9#来一篇。。

    条评论 由 qxy — 2011年10月3日 @ 20:28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通过访问 WordPress.com 创建免费网站或博客.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