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Strive for a Brilliant China

2011年03月26日

麦肯锡的“致命伤”

Filed under: 金融 — L. @ 22:35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约翰•加普

对华尔街内幕交易声势浩大的调查,随着近日拉贾•拉贾那纳姆(Raj Rajaratnam)因被控证券欺诈罪在纽约受审而达到高潮。这样的调查总是有可能令一家大型机构落网——或许是一家大型对冲基金,或者是一家华尔街银行。然而,没人料想到出现问题的会是麦肯锡(McKinsey & Co)。

对于这家顶尖管理咨询公司而言,其合伙人之一——阿尼尔•库马尔(Anil Kumar)承认向拉贾那纳姆提供内部信息,以换取贿款(拉贾那纳姆否认了所有指控)的消息已经够糟了。但美国证交会(SEC)近日又宣布,拉吉特•古普塔(Rajat Gupta)在担任高盛(Goldman Sachs)与宝洁(P&G)董事时,泄露了内部消息。古普塔曾在1994年至2003年间担任麦肯锡掌门人。这对麦肯锡而言可谓是一记重击。

古普塔坚称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不过他在已经从高盛离职的情况下,还辞去了宝洁和美国航空(American Airlines)母公司AMR的董事职位。然而,前任掌门人的行为受到质疑这一事实,令麦肯锡1300名合伙人感到震惊。“愤怒、怀疑、震惊、伤心、痛恨”——其中一位合伙人这样描述这种情绪。

他们还应该感到害怕,因为这起丑闻直接击中了麦肯锡商业模式的核心。与以往经历过的难堪——比如安然(Enron)事件,该公司负责人曾在麦肯锡担任过咨询顾问,且聘请了麦肯锡担任安然的战略顾问——不同,麦肯锡正面临不值得信赖的指责指控,而不仅仅是不称职。

人们难以相信,买卖来自客户、有可能影响价格的内部信息,在这家行事严谨、清教徒式的公司十分盛行。如果拿到了相关证据,该公司将很快倒闭,与安达信(Arthur Andersen)在安然事件之后的命运一样。但是,积累并分享保密信息,是其商业模式的基本组成部分,它承担不起企业及政府客户对其讳莫如深。

IBM前总裁小托马斯•沃森(Thomas Watson Jr)在他的自传《父子公司》(Father, Son & Co)中讲述了这样一件事:1956年,当一名公司高管问他,是否应该将敏感的内部定价信息告诉博思艾伦咨询公司(Booz Allen Hamilton)时,他答道,“当然应该。它就像你的医生。你必须告诉他们所有的一切。”

几个月后,博思艾伦的约翰•伯恩斯(John Burns)致电沃森,问沃森是否介意他出任IBM最强劲的竞争对手——美国无线电公司(RCA)总裁。“我说,‘我非常非常介意,约翰!’因为我们已经把我们的组织、方法与计划的详细信息告诉了他。尽管如此,他还是接下了那份工作。”

沃森错了。咨询师不像医生,因为对于医生是否利用通过为自己治疗而获得的知识去治愈别人,病人顶多也只是漠不关心,而且通常还乐于帮助别人。而一家公司则希望咨询顾问不仅帮自己变得更好,而且帮自己击败行业竞争对手。

用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萨伊德商学院(Saïd Business School)研究专业服务性公司的教授克里斯•麦肯纳(Christopher McKenna)的话说,所有客户都打着这样的算盘,“咨询师既会带来信息,也会带走信息。客户必须判断这些信息流动中哪些更有价值。”

事实上,企业聘请咨询顾问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确保自己的行动不会落后于竞争对手——它们用自身的秘密,交换有关竞争对手经过适当掩饰的“最佳实践”的信息。咨询顾问就是掮客,试图通过积累大量信息,让每家企业不得不聘请他——不管这让人有多么不舒服。

贝恩公司(Bain & Company)创始人比尔•贝恩(Bill Bain)坚持在每个行业仅为一位客户服务,以避免上述做法所固有的冲突。不过,作为联网式咨询模式典范的麦肯锡,如今却是咨询业高端市场上的头号公司——其客户囊括了许多全球最大的公司。

麦肯锡防止敏感信息被泄露或被滥用的主要措施是通过文化层面——它是一家拥有明确使命感的严肃、甚至有些严厉的机构。麦肯锡员工必须努力工作,才能获得适度的报酬——至少相比于投行家或对冲基金经理是如此;要坚持10年才有机会成为合伙人。在此期间,他们会不断接受“晋升或出局”的职业评估。

从这种枯燥无味的工作中成长起来的合伙人,通常是能够充当客户首席执行官军师的那种低调、自律型的人物(尽管他们通常也非常自负)。古普塔似乎就是这样一种典型的合伙人——宝洁前掌门人雷富礼(Alan Lafley)曾将他比作宗教哲学家圣托马斯•阿奎奈(St Thomas Aquinas)。古普塔在麦肯锡期间,从未被指泄露信息。

不过,麦肯锡文化显然未能阻止已是合伙人的库马尔辜负客户的信任;而且,针对古普塔的指控也揭示出了一种令人不安的可能性:即麦肯锡的纪律约束普遍不起作用。这正是该公司内部做出震惊反应的原因——也许它并不是所有人想象中的那种地方。

如果古普塔洗清了针对自己的民事指控,麦肯锡或许只会受一点儿皮外伤、并顺利地摆脱丑闻影响。但它承受不起以下看法的蔓延:即该公司的客户信息不仅被用于积累建立“知识库”,经过消密处理后出售给其他人;还有可能还被用于牟取个人利益。

麦肯锡必须虔诚地祈祷不会再有第三个人出现。

译者/何黎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

还没有评论。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