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Strive for a Brilliant China

2008年12月25日

迎接中国的伟大公司

Filed under: 经济 — L. @ 01:38

改革开放30周年暨国庆随感

未来30年应该是一大批伟大的公司在中国创建和成长的关键时期。我们处在一个极佳的历史阶段。但决策者和投资者都需要更好地适应伟大公司的发展。

在过去的12个月里先后读了吴晓波的四本书:激荡三十年、大败局和大败局二,很大程度上它们是关于一个议题: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企业的命运。应该说,到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在中国,能够称得上“伟大”这两个字的公司,恐怕屈指可数。一大批公司曾经名噪一时,甚至家喻户晓,但最后往往黯然退场。这其中,最常见的原因大概有下面几个:1. 过度依赖市场策划和运作,而忽视产品和企业的管理;2. 产权结构不清晰,导致企业的管理者和所有者不能够团结共生;3. 管理者本身的过度冒进,企业盲目发展和多元化,实际管理能力和财务控制能力不足;4. 缺乏开发实际产品和技术的能力;5. 由于改革初期阶段所必然出现的灰色问题及其后遗症;6. 企业发展过程中对商业道德和社会公益的漠视。

最近的三鹿奶粉事件必然会成为大败局三的一个惨痛案例,更严重打击了中国产品的声誉。类似这样的行业潜规则应该被谴责和消除,而作恶者应当受到法律的严惩,但同时,我们不应放弃对中国制造的信心和追求。在美国和日本的企业史上,曾同样出现过异常黑暗的阶段,重要的是人们在事后如何面对。正如大败局二的序言所说,“洛克菲勒和他那一代商业巨子,在经商中表现出来的无与伦比的才智和贪婪,直截了当地向美国提出了有关规模经济、财富分配、企业与政府之间应保持何种关系等一些十分棘手的问题。这种互动最终推动美国的经济立法及商业精神趋向成熟。”希望我们有足够的智慧和勇气走向中国商业的成熟。而我相信未来的三十年正是这样的时代。

从整体商业环境而言,私人财产得到一定的法律保护,产权明晰已成为绝大多数企业设计的共识,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没有“原罪”的中国企业将会出现,这消除了与一个伟大公司所不相符的一个基本道德瑕疵。经过前30年的积累,私人资本终于具备了相当的规模,使得他们有能力在一切非垄断的产业领域参与竞争。而我们相信,反垄断这个概念是如此的深入人心,越来越多的曾经的垄断产业向民营资本开放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随着整体商业环境和法制进程的改善,经营者和整个社会,都越来越进入一个更自决的时代,一个越来越遵守商业道德和讲究管理方法的时代,一个用古人的话说“仓廪实而知礼节”的时代。而随着更多的社会精英加入企业家的行列,我们期待中国公司的运营质量会有显著的提高。公司,是一个商业社会的基本元素。在未来的30年里,中国将从一个世界大国变成一个真正的世界强国,没有一批伟大的有世界竞争力的中国公司,这是不可能的。

要实现这一切,一个公正有效能够实现优胜劣汰的舞台是最关键的基础。第一,要公正公平地对待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决定一个企业生存的唯一标准应该是它的经营能力,而不是所有制成分。统一税制应该说体现了一个正确的方向。但是在更多的准入政策、资源配给等方面,都要给予每个市场参与者公平的机会。第二,要减少执行规则的随意性,与之相应的是要加强法规的确定性和可执行性。我们的很多法规总是倾向于扩大管辖的范围,一方面对于一些完全可以由市场自行确定的事情做出规定,导致很多人不得不为一些明明合理的事情去违规,很多企业的原罪甚至就来源于此;另一方面则完全不考虑一些规则的可执行性,导致法不责众而潜规则横行,查处违法活动全凭执法者个人好恶,更在某些极端情况下成为了打击目标企业和目标个人的借口。这种现象,不是一个简单的执法不严的问题,而是严重损害了法律的严肃性,法律的效力,更败坏了整个社会的心态和风气。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的企业家,花费了太多时间在应对政策和法规的不确定性上,而不是专注于正常的商业思维。第三,要摒弃当运动员的冲动。用吴敬琏先生的话说,产业结构调整也好,扩大投资和内需也好,要充分发挥市场的力量。现在政府在那里纷纷投资、纷纷参与,不仅投资效率低下,层层寻租,更对有效率的民间投资有挤出作用,适得其反。至于左手裁判员右手运动员对整个市场经济原则的根本性破坏,就更不用说了。

另一方面,作为投资者,作为市场的一部分,我们是不是也要考虑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中国的股票市场,甚至更广泛的投资市场,仍然没有走出“博傻”的怪圈。这里面,有规则的问题,更有参与者自己的问题。嫌发行价动辄30倍40倍的市盈率太高,为什么还要去申购新股?为什么新股第一天上市还要去追高?末日权证明明已经脱离了任何合理的价值,为什么还要去炒?我们的投资者,能不能够不要再自作聪明的“与庄共舞”,在一场必输的击鼓传花中追求成为倒数第二个接棒的人?我们能不能尊重市场,尊重优秀的产品和服务,真正地从国家和企业的健康发展中获利?我们能不能坚决地摒弃那些所谓的“神通广大”、“有内幕有关系”的经营者,而是去支持坚守道德底线和市场规律、专心为投资者和社会创造价值的经理人?须知一个人的道德观念与他的职业性格息息相关,靠不正大光明的人,不正大光明的方式,是不会做出伟大企业来的。巴菲特曾经说,股东和企业是互相造就的。我觉得更进一步说,股东、企业和市场都是互相造就的。不务正业、缺乏透明度的企业会让那些真正关爱企业长期发展的股东用脚投票选择离开;一个酷爱博傻、玩消息、炒概念、追涨停的投资者群体会让市场里能够提供类似“题材”的事件层出不穷,卫星不断,丑闻只是大小和迟早的事情;而监管不力、投资风气恶劣的市场最终只会让优秀的企业敬而远之。放眼未来三十年,中国要成为世界强国,中国的资本市场不仅要成为优秀中国企业的当然之选,更要成为全世界优秀企业的最佳舞台。我们的投资者任重道远。

特别的,我认为在未来的三十年里,我们应该有更积极主动的股东,通过合作,通过资本的力量,改变企业的股权结构,撤换不胜任的经营者,以真正透明合法的方式重铸企业的价值。我相信这是全流通赋予资本市场的重大意义和全体投资者的重大机会,更是迫在眉睫的趋势所在。

再一次引用大败局中的文字:斯蒂芬茨威格曾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中写道:“一个人命中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生活的使命。”有幸与改革开放同岁,我们见证了中国历史上深远变革的三十年。那么,什么又是你我生活的使命呢?

Advertisements

2条评论 »

  1. 我不敢说对你的观点赞同或者不赞同,只想指出一点:过去30年的成就没有人能够抹杀,然后说过去30年为以后30年奠定了更好地发展的基础,实在无法取得众人的共识;在2008年的年末,在金融风暴的大背景下,中国如果度过未来的3年都很难说,我实在是没有足够的信心去探讨未来的30年。。。

    条评论 由 惟斌 — 2008年12月25日 @ 11:20

  2. 往往是在参观一些成就展的时候激情澎湃,回来一看现实,尤其是接触过和间接了解的一些民营企业,摇头无语,希望真地如你所说有睿智的人,完善的制度和伟大的公司,那中国就真的强大了

    条评论 由 Chen — 2008年12月25日 @ 15:10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通过访问 WordPress.com 创建免费网站或博客.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