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Strive for a Brilliant China

2008年01月16日

福克斯商业频道专访巴菲特

Filed under: 金融 — L. @ 22:09

特别报道——叶茂青 编译
Value价值杂志, 2008年1月

福克斯新闻网商业频道节目主持人大卫·阿斯曼:我很荣幸地向你们介绍福克斯商业频道团队的新成员莉斯·克莱曼,她将在东部时间每天2:00至5:00与我一起在这里主持节目。今天莉斯在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有一个特别的安排,她将在那里采访“股神”、伯克夏·哈撒韦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投资者——沃伦·巴菲特。

莉斯,这里交给你了。

节目主持人莉斯·克莱曼:谢谢你,大卫。

我难以掩饰自己的兴奋和激动。能加入福克斯商业频道真是太棒了,最重要的是我采访的第一位嘉宾就是沃伦·巴菲特。

感谢您参加我们的节目,巴菲特先生。

伯克夏·哈撒韦公司主席兼CEO沃伦·巴菲特:很荣幸。

克莱曼:你的随行人员在哪里?

巴菲特:我的随行人员?

克莱曼:是的。你的保镖呢?你的随行人员在哪里?

巴菲特:哦,是的。好吧,我非常希望他们能来,但他们不会来了。

克莱曼:你在这方面同大多数CEO有很大的不同。你不需要做这样的事情。

巴菲特:是的,我不需要保镖。

克莱曼:是的,你不需要他们。

在这一个小时的福克斯商业频道现场直播节目中,我希望能了解你的想法和理念,并问你一些有点尖锐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有关美国经济的。

现在很多观众正在收看我们的节目,他们对美国经济感到非常担心,也许他们中的一些人即将失去家园,一些人担心的则是接近90美元/桶的原油,今天收盘时原油价格略低于这个价格。

你对当前的经济怎么看呢?

巴菲特:好的。美国经济正在好转,我已经预期到了你所讲的那些情况,原油价格接近90美元/桶,所有的粮食价格都在上涨,房产市场已经开始衰退,但我们看到一些地区正在好转。

我们看到零售销售速度正在放慢,同时我们已经得到了与建筑业有关的数据,显示这些行业正在快速下滑。但到目前为止失业人数没有大幅增加。

克莱曼:你所讲的这些下滑的行业是否会最终导致经济陷入衰退?

巴菲特:这很难说,但有这样的可能性。我是说,当交通运输、食品成本增加以及消费者之前用以再融资和获得现金的房产市场继续萎缩开始给美国民众带来压力时,经济可能会陷入衰退,这是肯定的。

克莱曼:但你刚刚也提到失业数据并没令人感到不安。你认为美联储会因为某个数据而感到惊慌吗?因为你不是美联储官员,不会因市场每天的起起落落而采取行动。2007年8月就业人数意外减少,之后美联储便作出了降息的决定,你认为这是否表明美联储已经感到惊慌?尽管接下来的一个月就业人数继续增加。

巴菲特:他们可能看到了更多的信息,我是说,我猜他们考虑到就业以外的数据。

他们看到了抵押贷款市场正在发生的事情,但实际上我们并不对美联储的政策感到担忧,我们并不担心经济会陷入衰退,我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经历几次经济衰退。

我是说,在未来20到30年内,经济偶尔会陷入衰退。但总的来说,我们会干得不错。

克莱曼:房产市场将成为导致经济陷入衰退的主要原因之一。

巴菲特:肯定的。

克莱曼:周一看到财政部的一则公告,当前的房产市场状况让一些银行联合起来推出了一只价值1,000亿美元的“不像援助”的援助基金。打包抵押贷款之后再销售给投资者的想法最初就是由像花旗这样的银行提出的,通过向这些银行买入那些令他们陷入困境的抵押贷款来提供帮助的做法是不是一个好主意?

巴菲特:现在看来这个计划还很神秘。我是说,他们周一宣布这项计划时称将随后公布更多的细节。但现在我还没有看到细节,因此我实际上不知道他们都在说些什么,但我并不认为将抵押贷款集中起来或者改变抵押贷款所有人能够改变这些抵押贷款工具本身的生存能力,也不会改变人们能否如期付款的现状。因此,我暂不对这项计划作出判断。在看到更多的细节之前,我对这一计划持怀疑立场。

克莱曼:是否会有一个能为每个人支付他们的抵押贷款的基金呢?

巴菲特:不会的。我认为不会。我是说,最终你必须有足够的钱来支付每个月的账单,特别是当随着前期优惠利率到期,你每个月的账单开始增加时。你知道,抵押贷款市场出现了许多问题。

克莱曼:许多人都信奉自由市场,我知道你也一样。在一个自由市场中,联邦政府是否应该对这些情况采取干预行动呢?

巴菲特:我认为他们不会进行干预——我是这么认为的。一位财政部官员曾表示,他们所做的就是提供三明治。只要他们只提供三明治,这么做并没有什么错。

克莱曼:这么做并没有什么错。回过头来看一下,你认为银行和大型金融机构将这些资产留置于资产负债表外的做法是个巨大的错误吗?

巴菲特:是的。如果他们将这些资产计入资产负债表,将受到资金规模的限制,为了绕开这些限制,他们将抵押贷款打包成新的投资工具并继续从这些投资工具中获益,如此他们便不会受到资金的约束。我认为,这些贷款最好能计入资产负债表,这样每个人都能知道正在发生些什么。

克莱曼:听起来应该那样。这让我想到了Countrywide公司,Countrywide金融公司是全美最大的抵押贷款机构,它在2007年夏季早些时候便深陷这一危机而不能自拔。

大家都知道你会从别人眼中的垃圾中寻找财宝,当你看到这家公司的股价跌至15美元/股的时候,你是否曾考虑过购买一些股票呢?或者至少帮他们一把?

巴菲特:我与这家公司的CEO安吉鲁·莫兹洛(Angelo Mozilo)进行过几次交流。

克莱曼:在那段时期内?

巴菲特:是的,就在那段时期。我没能购买这家公司的股票,如果他们有一个综合性的计划——因为他们需要有一个宏伟的计划来走出困境——我们可能会以购买部分证券的方式介入这家公司。

但你知道,后来美国银行出现了,购买了20亿美元的可转换优先股。因此我们没能采取任何行动。

克莱曼:但现在美国银行也受到了影响。

巴菲特:是的,他们遇到了与其他大型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一样的问题。你知道,只有当潮水退去时,才知道谁在裸泳,他们也这么说。现在潮水正在退去。

克莱曼:而我们看到了几具赤身裸体的尸体。

巴菲特:是的。

克莱曼:安吉鲁·莫兹洛目前尚未完全摆脱困境。人们可能想知道为何他会卖出股票(尽管这么做符合美国通信委员会的规定),而且在普通人可能尚不知道问题已经出现的时候加大卖出的力度呢?这看起来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

巴菲特:是的,他改变了他的计划。我是这么看的,安吉鲁是最早看到抵押贷款市场正在发生些什么的人之一,他说:“我永远也看不到软着陆了”,而那时人们都在谈论抵押贷款市场将软着陆。他给出了一些警示信号,或许他卖出股票的行为也是一种警告,我认为他最终可能看到了市场将发生什么。他也在公众场合多次明确地对此给出了描述。

克莱曼:但许多人会说,老弟,这看起来不怎么样。我在买股票,而他却在卖股票。

巴菲特:是的。我不喜欢在别人卖出股票时买入股票,我从未在公司合并时卖出股票,合并并不会带来麻烦。

克莱曼:有些事是你不会做的,这是当然的。市场曾出现过一次大跌,许多房屋建筑商的股价出现了下跌,你可能已经购买了其中一家建筑公司的股票,例如Hovnanian。是这样吗?

巴菲特:我一股都没有买。

克莱曼:没有买Hovnanian公司一股股票?

巴菲特:没有。我就看着它们。

我研究了这些公司的财务报告,研究了这些股票。我研究了一切,但是……

克莱曼:你是否在等什么出现,比如另外一个价格?

巴菲特:直到我认为价格被低估之前,我将一直等待。我对任何证券都是这么做的,而且我并不认为这些公司的股票价格被低估了。

克莱曼:还未被低估?

巴菲特:是的。

克莱曼:现在……

巴菲特:顺便提一下,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从30个月前直至18个月前的一年内,很多房屋建筑商都想把公司卖给伯克夏公司,其他行业中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我并不想指出这些公司的名字,但有很多是上市公司,当这些公司的股价飞涨、公司的管理层信心满满地高谈阔论时,这些人却在试着卖出他们的公司。

克莱曼:这对你而言说明了什么呢?

巴菲特:这告诉我,他们明显知道正在发生或将要发生什么,但他们不知道房产市场调整的代价会如此昂贵。

克莱曼:但你拥有了Clayton Homes,你确实涉足房屋建筑行业。

巴菲特:这是一家预制房屋建筑公司。是的,没错。

克莱曼:确实如此。你因能发现在别人眼中是垃圾的珍宝而闻名,为何你不购买那些遭打压的公司?

巴菲特:如果它们的价格低于我所认为的价值的话。

克莱曼:它们尚未跌至你所说的水平吗?

巴菲特:还没有……你知道,我在建筑方面并不是专家,但对我而言,它们的价格尚未跌至低于价值的水平。

克莱曼:伯克夏·哈撒韦公司旗下的公司又如何呢,比如本杰明·摩尔涂料公司(Benjamin Moore),这是一家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房产合同的公司,我们看到新屋开工正笼罩在阴霾之下。

巴菲特:是的。

克莱曼:很明显,房产市场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你们公司旗下的业务现在是否也陷入了困境?

巴菲特:肯定的。尽管本杰明·摩尔涂料公司2007年前九个月的盈利略有上升,但我们的砖头业务却大幅下滑,主要是在西南部地区。伯克夏旗下的肖氏地毯大多销往刚刚建成的房屋,我们和竞争对手的地毯业务都出现了下降。

住宅行业已经倒下,但商务楼业务并未受到影响,然而那些同建筑有关的行业都在下滑。

克莱曼:你拥有的是一家大型的集团公司。

巴菲特:是的。

克莱曼:当集团旗下的一半业务表现糟糕时,另一半业务可能表现不错,做得不错的是哪些行业呢?

巴菲特:我们今年在保险业务上的运气不错,我是说相当幸运。

克莱曼:尽管其他业务一般……

巴菲特:是这样的。保险业务的规模非常大,比伯克夏旗下的其他业务大多了。因此当我们在这一块运气不错的时候,你知道,它会让所有的事情都好起来。

克莱曼:还有其他一些对伯克夏而言规模非常大的投资,如中石油的股票,很多人对你当初购买以及随后卖出中石油的股票非常感兴趣,对一些观看我们电视节目的并不熟悉这家公司的观众而言,中石油是一只备受争议的股票,因为中石油的母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与苏丹政府之间有业务往来,布什政府曾说过,这应当对达尔福尔地区的种族屠杀负有部分的责任。

我在5月份观看了你的年度会议,许多股东对你买入中石油股份的决定非常不高兴,希望你能放弃这些股份。

巴菲特:是的。

克莱曼:你对此表示反对,进行了股东表决,多数股东同意你的看法,你没有卖出这些股票。那时是在5月份。但从9月份开始你就不断卖出这些股票,你是否已经清空了所有的中石油股票呢?

巴菲特:我们已经卖出了中石油,但我们是根据价格来作出判断的。5月份召开年度会议时,按照美国市场的标准,中石油股票价格大约为110美元/股左右,自那以后,中石油的股价已经翻番。

不幸的是,我略微过早地卖出了中石油,但这完全是在价值评估的基础上作出的决定。

当我们买入中石油时,如果拿股价乘以股份,你会发现中石油的市值为350亿美元左右。当我们卖出的时候,市值已经是当初的8倍左右——哦,对不起,是8倍多——按照美国的标准,中石油最初的股价为20美元,而卖出时的股价为160-200美元之间。

克莱曼:相当可观的盈利。

巴菲特:是的,最终我们用5亿美元赚了大约35亿美元。我过早地卖出了中石油,我卖出它之后,他们可能想开枪打死我,并说沃伦把房子给卖了。是放下它的时候了。

克莱曼:是的,你选择了落袋为安。

巴菲特:这是一大笔钱。

克莱曼:虚拟的数字。

巴菲特:虚拟的数字,太正确了。

克莱曼:查理·芒格可能会这么说。

巴菲特:芒格会说:“你又成功了。”

克莱曼:但你不能一试再试。对于一个从未买过股票的普通人,你的建议是什么?你不可能一直坐在那里等待,同时口中不停地说,哦,该涨了,应该就要涨了。

巴菲特:我们甚至从未考虑过这些,我们想到的是该以什么价格卖出,我们认为这家公司值多少钱?实际上,当我们最初买入的时候,我感到中石油的市值可能最少有1,000亿美元。

克莱曼:它是如何引起你注意的?你如何找到像中石油这样的公司呢?

巴菲特:我坐在办公室内看到了一份年报,很幸运它是用英文写的,向我描述了一家非常不错的公司,年报中提供了有关原油储量、炼油能力、化工产品以及其他方面的所有信息。我就坐在那里读这份年报并进行思考,认为这家公司值1,000亿美元左右。

现在我并不看价格,首先看的是公司的业务并试着找出这家公司值多少钱,因为如果先看到了价格,我的判断会受到影响。因此我先看公司的基本面,试着评估它的价值,然后才看价格。如果价格低于我所评估的价值,我就会买入。

克莱曼:你是如何对它进行评估的呢?

巴菲特:这要点技巧。

克莱曼:是的。

巴菲特:但对于购买整个业务而言,这是至关重要的。当我们卖出时,这只股票的价格已经体现了价值,我们认为这是一个相当合理的价格。

现在,原油价格已经从30美元/桶涨到了75美元/桶,如今涨得更高了。但今天或是昨天,我相信中石油是全球第二大市值公司。

克莱曼:位于哪家公司之后呢?

巴菲特:高于通用电气,低于埃克森。

克莱曼:你是说埃克森美孚。

巴菲特:不及埃克森。

克莱曼:你已经清空了中石油的所有股票了吗?

巴菲特:是的。我希望自己还没有清空,但已经清空了。

克莱曼:什么时候清空的?

巴菲特:我们用了一段时间来卖出所有的中石油股票。

克莱曼:用了一段时间来卖出它?

巴菲特:用了几个月吧。是的。如果它大幅下跌的话,我们可能会再买回来。

克莱曼:你会出于政治压力买入或者卖出股票么?

巴菲特:不会。

克莱曼:或者类似的……

巴菲特:我的回答是否定的。

克莱曼:对达尔福尔地区发生的种族屠杀感到不满的人没有影响你卖出这家公司股票的决定吗?

巴菲特:是的。中国政府拥有中石油88%的股份并控制了中国前30家公司中的29家,中国政府与苏丹有联系。如果你购买了这30家上市公司中的任何一家的股票,中国政府将成为你主要的合伙人。问题是,你是否应对他们的行为负责?

克莱曼:你下周将前往中国参加在当地举行的一家金属切削公司的落成典礼……

巴菲特:是的。

克莱曼:是以色列的IMC国际金属切削公司……

巴菲特:鉴于我的能力有限,莉斯,我的意思是说,他们是在利用我们……

克莱曼:你对切割行业肯定很在行。

巴菲特:是的,我已经对它很熟悉了。

克莱曼:你正在研究中国其他的公司吗?

巴菲特:没有,回答是没有。但我研究公司不分国家,不分行业,我尽可能地读每份年报并试图搞清楚是否有便宜货。

克莱曼:你在4年前是如何找到中石油的年度报告的呢?它的名字可能许多人都……

巴菲特:其他人看的是《花花公子》,我看的是年报。

克莱曼:是否有……(耳语)

巴菲特:事实上,我是在一本杂志中的大幅广告中看到它的。当我持有中石油的时候——这正是我所做的——我的工作就是配置资金,我通过找到配置资金的机会来配置资金。

克莱曼:你有史以来最棒的投资是什么,购买的股票中哪只最好?

巴菲特:我并不关心它是不是最好的,你可能会说我们以7块钱的价格买入了伯克夏。

克莱曼:今天它收盘价为……

巴菲特:128,000或者129,000美元,具体我不清楚,大概差不多这个价格。而买入的第一只股票的价格为7.375美元。

如果说我一生之内最棒的投资,它有可能是政府雇员保险公司(GEICO)。这是一家我在20岁的时候买入,之后卖出,然后又在晚些时候整个买下的公司。

克莱曼:这是一项不错的投资。

巴菲特:结果不错。

克莱曼:我们将继续这段对话。我还有其他一些问题要问,你可以选择回答或者不回答,但我们希望你都能回答。

让我们往回看,谈一下神秘的货币。2007年5月份的时候,巴菲特先生曾表示他对某个货币产生了兴趣,我将问他这是哪个货币。

我们将讨论贝尔斯登,“黑色星期一”纪念日,等等。不要走开。

福克斯就是商业。

……

(全文约21,300字,请参见《Value》杂志)

Advertisements

2条评论 »

  1. “其他人看的是《花花公子》,我看的是年报。”
    这句话太NB了…

    条评论 由 L. — 2008年01月16日 @ 22:17

  2. 全文在哪里可以找到?

    条评论 由 xiao — 2008年01月17日 @ 09:48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通过访问 WordPress.com 创建免费网站或博客.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