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Strive for a Brilliant China

2005年06月25日

救救这些孩子吧

Filed under: 教育 — L. @ 14:37

救救这些孩子吧

北京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教授 程曜

  清华大学关心学生的老同事,希望我能对清华学生的学习,写一些具体的看
法。因为我刚从台湾过来,对一些在中国内地已经习以为常的行为,不会视若无
睹。的确,内地学生的行为和欧美甚至港台学生的行为,大大的不相同。我们虽
然不忍苛责,但是我们还是得认真研究,作为时代的见证。学生就像一面镜子,
反映了中国的社会现状。优秀的学生可以先知先觉,在这个大变化的时代领先群
伦,改变社会现状。在全世界的瞩目下,中国和平崛起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同其时,全世界也正注视着这些国内一流大学的学生,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能耐,
来面对二十年后的中国。我们当然理解,年轻人个人的问题,随着年纪的增长,
一定会适当解决。而该思考的是,清华里学生的特殊现象,以及普遍不正常的行
为。我们在国外一流大学的学生身上,都能见到那种与众不同的行为。甚至是一
种被鼓励的傲慢和自大。到了中国,这种精英似的我慢轻狂,往往混合着更多瓦
解的道德观。到处都是无神、无政府、无信仰的无头苍蝇。

  这个时代的中国,最显著的问题就是混乱的价值观。改革开放之后,沿海的
区域发达了,大量吸收内陆的人力,也充满了各式各样的不劳而获的机会。只要
占住了重要的位置,挡住别人前进,多少都可以获得一些利益。我们可以在清华
大门口的街上,看到有些对红灯视若无睹的清华学生,一对对牵着小手闯红灯,
悠哉悠哉漫游过街,可以让百辆车子紧急刹车而不以为意。难道这就是我们要训
练的新中国一流大学生吗? 2003年夏天我回台湾时,遇到了我的老师刘达中教
授和作家陈映真。他们都问了我一个相同的问题“中国的中产阶级形成了吗?”
我的回答如下,城市里的中国人有钱了,他们很注意自己的利益是否受损,但是
要他们为公众利益付出一丁点儿,他们就不愿意了。当这些人没一点共识,没有
一点共同价值观时,我们如何称之为中产阶级呢?这种中产阶级如果兴起,只能
给中国带来更大的灾难,万万无法代表中国的发展和进步。再回到被惯坏的清华
学生身上,他们一样具有全世界中产阶级斤斤计较的特性,却又不肯好好学习。
总以为考上了清华,就能当总书记了。只要稳扎稳打,不犯大错,总有一天能飞
黄腾达。知识的殿堂,不再尊重知识,正是中国高等教育的耻辱。

  我们在这里举出一些实际的例子,进一步说明为什么有些学生不要知识。大
部份学生上课的时候,只留意老师放了什么资讯,可能要考什么。很少理会一堂
课内所教的内容之间的关联性。这件事非常容易证明,只要上课明白说出的一句
话,好像会考,他们就会回答。如果需要综合两句话的推理思考,他们就不知所
措。即使心里明白,也不敢把心里明白的事情写下,或者尽量写的模棱两可,多
拿一点分数。如果不给公式,学生不会算,也不敢推导公式。这样子的态度,不
正是明证。他们上课,不理会老师推导公式的思路,大都死记最后公式的结果。
上学期我上完光学,考试第一题如下:“如果你的近视眼很严重,不戴眼镜能看
清楚显微镜的影像吗?” 这样的问题,一百个修课的学生内,有一半以上的学
生不会答,还有四分之一答错。这个问题,起码清楚表现了两件事:一、课本里
没有的他们不会;二、他们不看显微镜,也不看望远镜,只会使用全自动对焦的
照相机。也许还有其他的原因,不过有一点我确定,他们不会将上课的知识应用
到日常生活上。这些知识只是用来考试,让他们踏进大学之门。剩下百分之二十
五的学生之中,才有一些是愿意知道,喜欢知道的人。上个世纪美国著名的教育
哲学家杜威,提出生活即教育的概念。我思考这句话三十年,回到祖国后,突然
发现中国的现状和一百多年前的美国非常类似。当年的美国,被欧洲人瞧不起,
认为美国人没有文化。虽然教育水准低落,却有欣欣向荣的活力。杜威说生活即
教育,让美国的教育和实际结合起来,也去除欧式教育中的矫揉造作。中国的现
代教育,应该吸取这个宝贵的意见。事实上,杜威为胡适的老师,正是胡适当年
在大陆宣扬杜威的教育观,延续到台湾。而我回祖国后,见到学生的问题,似乎
又回到胡适在北京的时代,一百年来没有多大的改变。

  学生们不敢问问题。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去理解这个现象。当然,我们在台
湾对这个现象并不陌生。可是我们又可以看到,他们听一些演讲,如果授课老师
不在场,他们喜欢在同学面前大放厥词,表现自己的能力,而往往不知道,问的
问题和演讲有任何关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不问问题。一、
根本不知道有什么问题;二、怕在老师面前暴露自己的无知,影响分数;三、再
次验证学生对知识不感兴趣。知识只是一个工具、一个妆饰、和一个自己都不相
信的模糊记忆。竟然有学生辅导员对新生说,你们尽量背,考完就忘记掉,不然
无法应付接踵而至的课程。清华大学怎么能让这些不懂事的孩子扮演大人的角色,
在学生内部流传一些不入流也不正确的观念,培养了一群自以为是的井底之蛙。

  清华的学生还有一个特色。正是因为当年高分考进清华,受到了很大的奖励,
从此就对分数特别感兴趣。学生之间,以分数作为一切评价标准,有了高分就高
人一等。拿不到高分就去修更多的学分,来解释自己为什么拿不到高分。甚至有
大学三年半修了一百八十多学分的例子,平均一个学期二十六个学分。这样的学
生,往往对所修习过的课程一无所知。清华大学应该降低必修学分,严格把关控
制品质。前些日子,我亲耳听到一位北大附中的老师说,现在四月正忙,过几个
月学生进了大学就好了,只要交钱就能毕业。言下之意,大学教育不如高中教育
辛苦。我想,这个看法在学生之间是普遍的,念高中比念大学辛苦。有的学生不
但不认真念书,还敢来恐吓老师。我就碰到几个例子,找了教委来学校关说。清
华大学严进宽出,已经是有名的了。六四之后,学校怕学生闹事,多少有点政治
紧学业松。这件事再不倒过来做,抓紧学业放松政治,明显和经济崛起的中国发
展方向背道而驰。中国放松人民币汇率和管制,已经箭在弦上,是多久才能完善
银行体系的问题,是能忍受多少关税报复才开放的问题。只开放人民的口袋,不
开放人民的脑袋。成吗?中国共产党应该有更大的自信,经济发达后,中产阶级
检查自己口袋和堵车的时间,远比思考的时间多。就算是八国联军再来犯,不到
廊坊已经堵在津京高速路上,进不了北京的。学生也是一样,花脑筋赚钱的时间,
远比思考的时间多。学生已经没有政治的热情了,学校不必太担心,应该好好的
抓学业。混文凭不该毕业的,千万不要妥协,尤其是研究生。

  几乎所有的学生,都不喜欢动手。不但千方百计逃避动手,还会去耻笑动手
的同学。作为老师的我,千方百计的强迫他们动手,甚至不惜以退学要胁这些学
生。我必须承认,即使这样,仍然所获不多,或者面临损坏设备的风险。我们发
现,学生有各式各样的理由不动手。背后的原因往往很简单,除了考试,他们几
乎什么都不会动手。为什么会这样?首先,中国传统士大夫的形而上观念,根深
蒂固。在整个学习过程中,很多老师也不知道如何动手,由小学到大学一路因循
下来。再者,现代的电脑普及,又有很多网路新贵产生。这种弄不坏、不必负责
任的玩具,反而给了他们很大的动力。还有,动手的分数通常不好评价,老师会
送分。学生花很大劲学习动手,不如一个计算所得数字的成本效益高。老师不重
视动手评价,学生当然不会重视动手。系里和老师的研究室里,没有摆满手册和
厂商零件目录,学生当然除了玩软的不能玩硬的。学生最常找的不动手理由,就
是设备不够好或者没有设备。我们发现,最好的设备给他们,他们也不用,更何
况让他们自己建造设备和修设备。最好的创新科研,绝对没有配套的设备。往往
在设备不足的情况,才能激发想像力,开发出前所未有的科研方向。国外学校经
常有一些竞赛,鼓励学生在有限的资源下,把所学知识运用来创造新的小发明。
我们不也是该认真地考虑,采取类似的措施,释放学生的想像力和能量。

  有一次,我在课堂上问学生,当光照到物质上,多少时间之内光电子会被释
出。几乎所有的学生都一起回答:一个纳秒。这件事让我吃惊万分,他们可以由
一个老师或某本教科书上得到错的答案,完全不思考这个答案的荒谬性,和教学
的内容完全不一致。上学期在期末考时,我问了一个问题,什么是科学方法,物
理学和你所就读的学科方法,有何不同?竟然有一个生物系的学生回答,物理有
很多要背,生物也有很多要背,非常不容易同时记住。我宁可相信他在和我开玩
笑,不然我如何自处,到底是怎么教的。中文的教科书有几个大弊病,略举两点
如下:一,不与时俱进,不能不断再版,更正错误和更新知识;二,没有良好的
索引和参考文献,学生学完之后,无法一辈子用来翻阅。学生宁可花钱买手机、
电脑和配件,不肯花钱买一本好书珍藏,太令人失望了。好的外文教科书,都有
中文翻译本,但是这些翻译本的再版往往更不上时代。在中文教科书完善之前,
我们只能大量使用外文书籍,而且减少学生使用翻译本的可能性。

  如果大家不认为,上面列举的现象是我捏造的。不免要问,中国该何去何从?
这些清华的大学生像是会考试的文盲,不但对知识不感兴趣,对文化也十分陌生。
虽然可以随时琅琅上口一些专有名词,似乎学习了很多。但细究之下会发现,他
们就像文化大革命里的样板戏,架势十足好看,内容简单易懂,却不深刻。我必
须要说,这不只是清华大学一个学校的责任而以,应该是全体中国人的责任。我
必须呼吁大家来救救这些孩子,把他们的思想紧箍咒拿掉,让他们开始思考。我
们不能再纵容这些自以为是的清华学生。要让他们知道,如果不能够创造更进步
的文明社会,就不配走出清华大门。要让他们知道,再聪明的人,也需要严格的
锻炼。要让他们知道,世界不只是海淀清华园,而是四大洋五大洲。

2005-4-23
国共再度和谈之前写于清华园

Advertisements

4条评论 »

  1. 最近一个我喜欢的学者在我喜欢的杂志上连载讽刺清华啊,哈受不了。。

    条评论 由 TN — 2005年06月29日 @ 16:03

  2. 是嘛!? 贴过来看看?

    条评论 由 L. — 2005年06月29日 @ 23:38

  3. 事实上清华学生真的能力很差吗?呵呵

    条评论 由 bakkhos — 2005年06月30日 @ 00:13

  4. 我觉得主要还是爱之深责之切吧.总希望清华能教出更多能扛得住的人来.

    条评论 由 L. — 2005年07月17日 @ 19:15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通过访问 WordPress.com 创建免费网站或博客.

%d 博主赞过: